欢吹后援会首席咸鱼

不混圈 为基友互割腿肉
手癌没药医 懒癌也没有x
傻白不一定甜 辣鸡文笔和辣鸡脑洞 ooc和咸鱼是日常 爬圈快且杂食 混乱邪恶
小号堆放主楚欢 李寻欢本命 原著角色粉!!!

楚欢三十题存档 25.猫和鸟

*感谢乱码对本咸鱼协会的大力支持
*很早之前写的了 一直不怎么满意 修了下丢上来 还是很喜欢这个梗的
警告:ooc是这个作者的日常 一切荣耀属于古巨巨 祝阅读愉快
CP:楚留香x李寻欢
summary:流氓中的贵公子,那本质上也是流氓x

-

楚留香睁开眼。

身边已经空了,但他心情却很好。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他总是很愉快的,只因他觉得无论多么阴暗的心思,到了暖融融的太阳底下,都会随着阳光化去。是以他虽然不像胡铁花那样喜欢太阳,见到太阳就要把衣服脱下来晒上一晒,却也远不至于像姬冰雁那样睡到中午之后才肯起床。

更何况,要是你清楚你正在家里,同所爱的人呆在一处,心情就难免要变得很好。这世界上岂有什么比家更温暖,更使人开心的了?

这么一想,楚留香简直不能更愉悦了,他甚至想伸个懒腰。

可惜这个懒腰只伸到一半,就被被褥里传来的轻微动静打断——但李寻欢岂非已经离开了?他若不在,这动静又是谁弄出来的?

楚留香转过脸来,正对上一双眼。

碧绿色的眼。

猫的眼。

他的动作顿住了。

船上没有人。

准确点说,船上除了楚留香之外,没有别的人。

但他最喜欢的西域葡萄酒已经冰好,此刻正盛在他最喜欢的那只银杯里。桌子上搁着一个银盘,盘子上正摆了一笼叉烧包,一笼虾饺,还有一碗热腾腾的滑鸡粥。

这些都还是热的,显然将之摆出来的人未曾离开太久。

楚留香坐了下来,开始吃他的早饭。他的动作慢悠悠的,看上去竟一点也不着急。

猫踱了过来,楚留香又给自己夹了个虾饺。

那是只白猫,皮毛像雪一样剔透,又像云朵一样柔软,哪怕以楚留香的眼力,也无法从中挑出一丝杂色。最妙的是那双绿眼睛,竟比楚留香见过的最好的翡翠还要通透几分,不知为什么,他第一眼看过去时,莫名想起李寻欢的眼睛。

对方一路从厢房跟着他到了船舱,身姿优雅,动作轻捷——它走路的姿势竟也叫楚留香想起李寻欢来。

他试探地叫了一句:“寻欢?”

随即又忍不住在心底自嘲摇头:“楚留香呀楚留香,你竟也有这样犯傻的一天。”

这个想法使他有点想要微笑。但那只猫却在这时“喵”了一声。

楚留香看着猫。

猫也看着他。

“…寻欢?”

“喵。”

这次猫不仅回应了他的呼唤,还开始蹭他的腿。

楚留香笑不出来了。

他的酒还剩下一半,早饭也没有吃完。粥已经冷了,酒却随着温度的升高热起来,但楚留香再没往桌上看一眼。他平素食欲很好,也很不愿意浪费食物,只是到了这个时候,他哪里还有吃东西的心情?

李寻欢究竟去了哪里,这只猫又是从哪里来的?

李寻欢不见了,这只猫却出现在了楚留香的身边。

难道人竟能变成猫?

这念头实在荒唐得紧,可笑得紧,若是旁人把这话告诉楚留香,他只怕要笑破肚皮。

可现在他又岂非真的这样怀疑起来了?

楚留香没来得及叹气,那只猫已跳到了他的腿上。他摸摸鼻子,对方已经将脑袋拱进他的另一只手里。

于是楚留香只好拿那只手去挠它的下巴,他一边听着对方喉咙里发出的呼噜声,一边终于叹息出声:“小乖乖,你可莫要同我开这种玩笑才是。”

他此时已可断定这绝不是李寻欢。

但李寻欢此刻又在何处呢?

-

李寻欢正在看鸟。

他看了很久,也觉得很有趣。他原本就是个很热爱生活,厌恶寂寞的人,但自从遇上楚留香,似乎又年轻了许多。

想到楚留香这几个字,他忍不住微笑起来,然后低下头去轻咳几声。那鸟儿却并未被骇得飞起,反而歪着脑袋继续打量他。

李红袖走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匣檀香。

“李大哥可是想买这鸟儿?”

李寻欢摇摇头,冲她微笑:“红袖博闻强识,可知道这是什么鸟?”

李红袖眼波流转,轻笑道:“李大哥是要考我?这却不难,这鸟原唤作白头翁,据说它劳碌一生,却什么也不曾学会,只将满头白发传递给子孙后代,才得了这么个名字。”

李寻欢笑了笑:“你说的不错。”

李红袖问:“李大哥又为何在此处看了许久?”

李寻欢微笑道:“我只是在想,无论世人如何编排,鸟儿却根本不曾在乎,也不会在乎,依旧过的开开心心,是不是?”

李红袖怔了一怔,随即笑起来:“不错。”

她已听出了他的意思,楚留香岂非就是这样的人?

只是李红袖凝注着他,心底不由微微叹息,你又为何常常忘记,你也正是这样的人呢?你们岂非是一样的?

但最后她只是“噗嗤”一声笑起来,点着那鸟儿头上的一片白毛:“楚大哥要知道这话,说不得要把他那颗金贵的脑袋凑到你面前,让你好好瞧个清楚。”

李寻欢摇摇头,没再说话,却忍不住摸起了鼻子——跟楚留香走得近的人,似乎都难免叫他传染了这一样毛病。

-

当天晚上安寝时,两人按惯例动起手来。李寻欢正探手去拍对方的穴道,就听楚留香覆在他耳边,轻声道:“你若想看鸟儿,又何须往别处去?”

李寻欢一时也未料到他竟如此…不要脸,一愣之下手上慢了半拍,腕子就叫他捉了去。

不过李寻欢到底也是久经欢场的老手,回神只抬膝往他那处顶弄了一下:“雀儿见得多了,难免不新鲜。”

楚留香这时候要还能忍住,就不是男人,而是个乌龟王八蛋了。

楚留香当然不是乌龟王八蛋,所以他低下头去:“你要是想见新鲜的,也不是没有…”

尾音也就渐渐模糊下来。

只是他尚未得手,就听得不远处“喵”的一声。

两人的动作一时都顿住了。

楚留香方转过头,就看到罪魁祸首施施然跳上床头,在二人的注视下灵巧地钻进他们中间,一屁股趴在李寻欢胸前,任楚留香再怎么瞪它,也不肯再动了。

李寻欢不由笑起来:“这可真是新鲜极了。”

他脸上还残留着一点情欲的底色,上衣已叫楚留香扒了一半,另有一半挂在手臂上,此刻却像是全然不记得这回事了。那只猫正趴在他半赤裸的胸膛上,白色皮毛将底下的颜色遮了干净,听到这话倒是“喵”了一声。

而楚留香看起来简直恨不得把它扔到海里去。

李寻欢看着他的神色,愈发忍不住笑来,直笑得连肩膀都颤抖个不住,还牵起了阵阵低咳,那只猫却仍是老老神在地趴在他胸前。

楚留香瞪着它,像是突然叫人给毒成了个哑巴。

李寻欢终于哈哈大笑起来:“香帅早该知道,猫不正是捉鸟的。”

楚留香看着他,终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二人在床上笑了一阵,楚留香忽然想起些什么似的低下头来,笑吟吟地问道:“白头翁?李探花莫不是嫌我老了?”

李寻欢抬眼对上他,眼底笑意未散,在烛光下酿起层层温柔的光波。楚留香只听他柔声道:“若你老了,我岂非也老了,便是捉对共作白头翁去,又有何妨?”

楚留香心底一悸,不由抬手覆上那双眼睛。他垂下头,在恋人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、不沾一点欲色的吻。他听到自己胸腔内的轰鸣,落雷般的在喉头滚动着,凝成一个轻轻的气音。

“好。”楚留香说。

-

我是作者超恨手机排版的end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