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吹后援会首席咸鱼

不混圈 为基友互割腿肉
手癌没药医 懒癌也没有x
傻白不一定甜 辣鸡文笔和辣鸡脑洞 ooc和咸鱼是日常 爬圈快且杂食 混乱邪恶
小号堆放主楚欢 李寻欢本命 原著角色粉!!!

【楚欢】栩栩(上) 【仿生人paro/pg13?/警告内详】


CP:楚留香/李寻欢
分级:pg13(?
警告:ooc。主要角色死亡。略微的替身情节。含一定意义上的单箭头向云欢。仿生人!李
弃权声明:他们不属于我。

*没什么好说的 原作粉 希望尽力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 如果有ooc那一定是我的错。欢迎你们的留言

summary:

“你可以销毁我。”它,抬起手臂,主动将额头送上枪口,“你知道的,”
他抿起唇,像楚留香千千万万个梦里那样,勾勒出一个熟悉的、小小的笑影。
“那不算杀人。”

-

1.仿生人

它睁开眼。

庞大的、海潮般的数据流涌上来,这让它的处理器卡顿了几秒。

那是记忆,处理系统迅速给出定义。

一个人类的记忆。

——“他”的记忆。

人类过于详实的记忆数据对仿生人的中枢系统而言是一种负担,数据过载使机体运作变得低效而迟钝,它不得不先将数据联网上传,备份后精简掉部分无效信息。

“你醒了。”

它不必回头,数据扫描已经分析出了来者的身份。龙小云,人类男性,最本源的程序指令证明那是它的造物主。而数据检索功能在过于庞大的记忆洪流中艰难运行着,终于提取出“反社会”、“外甥”和“危险”这几个关键词。

优先指令一:无条件服从造物者。

中央处理器在这一指令下高速运转,有条不紊地将相应的动作指令发往不同元件,模拟出当前状况下最合适的应对。

它转过身——表情模块运作正常——确保仿生皮肤能够精准再现出数据库中“他”冷淡又复杂的神色:“小云。”

优先指令二:成为“李寻欢”。

造物者的脚步出现了停顿。它注视着他。没有下一步指令。人类的面孔通过光学元件传送至中央处理器,分析模块只能解读出狂热和憎恶。下一秒人类低下头去,语气甜蜜的宛如记忆库中数据复刻:“李叔叔。”

在中央处理器调出合宜的应对模式之前,它已经被一巴掌扇得歪过头去。

信息流在每一条神经元件里滚动着,它维持着头部偏转的角度一动不动。记忆库里没有对应情况。

造物者捏住它的下巴将它扯回原地,处理器分析出人类语调与表情中的嫌恶与不屑:“你也配?”

它在造物者眼底看见自己的倒影,视觉元件褪去模拟出的温和灵动,无机质的晶体中空无一物。

造物者将捏过仿生皮肤的三根手指蹭在它的制服上: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李寻欢。”

“是。”李寻欢说。

-

2.李寻欢

人类的信息处理方式对初生的仿生人来说未免太过复杂,李寻欢不得不花费一周的时间用来整理那些数据。

指令要求它学习“李寻欢”的行为模式,然而人类常常做出某些无意义举止,这与仿生人处理器追求的高效并不相符,但依据指令,它判断它们应当被复制。

它现在常常会咳嗽,模拟这一动作原本毫无必要,调动声部元件和仿生肌肉占用了一部分内存,而仿生人血管里流的是蓝血,所以它咳起来脸颊只会发蓝。这显见地造成了能源浪费,但这是成为“李寻欢”的必备因素。

另一件毫无必要又不得不做的事是喝酒。李寻欢将之替换为补充钛液,仿生人无需进食,这种替换无疑更加高效。

它删除了部分冗杂的数据流,猫咪的皮毛,阳光下的微尘,暴雨中城市的味道,这些东西对成为“李寻欢”而言毫无价值。而它们浪费了太多内存。

还有部分数据已经损坏,它试图读取时只接收到满屏乱码。这不应该发生,人类的记忆同仿生人的数据库并不相同。从与之相关的部分它了解到“自己”研究过仿生人,但不知何故项目终止。

再次试图写入的结果仍旧是失败,但这次它还接触到一些别的东西。那仍旧是大片的故障字符,中间夹杂着一些模糊地可供辨识的字眼。

”。数据流划过眼前。

“爱”。“飞鸟”。“月光”。“海洋”。“楚”

最后一个字符轰开混沌,第三条指令悄然而至。

优先指令三:杀死楚留香。

-

tbc.

评论(9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