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吹后援会首席咸鱼

不混圈 为基友互割腿肉
手癌没药医 懒癌也没有x
傻白不一定甜 辣鸡文笔和辣鸡脑洞 ooc和咸鱼是日常 爬圈快且杂食 混乱邪恶
小号堆放主楚欢 李寻欢本命 原著角色粉!!!

楚欢三十题(部分)

↓(我,预警,看我
·标题欺诈系列,说是三十题其实写了几题,手机排版,分外辣鸡
·人物属于古巨巨,三十题属于乱码,只有严重的ooc和辣鸡文笔属于我
·感谢乱码 @六安︿华 提供三十题,以及她的投喂催更和对我辣鸡文笔的不嫌弃,不然我这条咸鱼是不会有产出的,真滴爱您!(在这里给所有吃楚欢的小伙伴安利乱码的应思量她写的超级棒!
·乱码说产出才能有回报所以不要脸的把自己写的辣鸡文放上来了,废话超多,ooc巨严重,咸鱼只球球大家给我塞点粮吃呜呜呜

-

1.不期然相遇
  京里三月,正是好时节。
  这日又恰逢殿试揭榜,新科进士打马游街,故此街边早聚起了人群,熙熙攘攘,自有好一番热闹。
  即使如此,楚留香自揽秀居起身的时候,日头也已高了——他毕竟赶了一日的路,又与老友畅饮到夜半才将将歇下。
  “香帅此举,未免有负春色。”
  说话的人倚在窗边,叫一袭红衣衬得肤白似雪,眉目生辉。
  楚留香正自床上坐起,听到这话倒不由一顿:“秀色可餐,难免延误了些。”他只披了外衣,尚未洗漱,面上却坦然的紧。
  “只不知香帅梦中餐了哪家秀色?”
  女子“嗤”得一笑,睇了他一眼,又把脸转向窗外去了。留下楚留香摸摸鼻子,走到桌前给自己斟了杯茶。
  “那翠娘子又在看些什么?”
  “翠娘子”这么简简单单一个称谓,经这人口中流出来,似乎也带了一种令人倾倒的魔力。
  那被称为翠娘子的女子纵然前一刻还生他的气,听到他的话后语气也不由软了三分,却还忍不住刺他一下:“自然看那可餐的秀色。”
  楚留香笑笑,只做听不出:“如此,翠娘子可找到了?”
  女子眼波流转,并不答话,只把那嫩白的指尖往窗外一点。楚留香循着那手指的方向看去,将将对上人群里快被荷包淹没的新任探花郎。
  翠娘子点了这么一位也不是没道理的,饶是以楚留香交游之广阔,也忍不住在心底为这位探花郎的容貌轻赞一声好。
  翩翩少年郎,浊世佳公子,真真不外如是。
  但楚留香首先注意到的是他的眼睛。
  少年人意气风发,这样的骄傲放在他们身上总归是不惹人讨厌的,有时甚至还有些可爱。眼前这位恰属于那个“可爱”的范畴,纵然目光锋锐,给那桃花眼里的春波一搅,旁人也实在难起恶感。
  而他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跨坐在马上,看起来并不十分激动,也全没有其他人的拘谨,偏偏叫人移不开眼。
  “我看上的这位‘秀色’,香帅以为如何?”翠娘子举起手中的团扇掩去嘴边的笑意。楚留香摸摸鼻子,还未来得及答话,就见被谈论的对象往这边望来。
  二人视线甫一对上,楚留香便知这位新科探花郎怕是将这边的谈话听得清楚。这样想着,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又摸了摸鼻子。
  对方轩眉一扬,却是打眼底实实在在漫上一股笑意来,竟遥遥冲楚留香抱了个拳。
  楚留香也禁不住被这笑容感染,远远回了一礼,待得对方身影消失在街角,方转过身,冲身边的翠娘子极为正经地点头:“着实可餐。”

-

7兵刃相向

  *一个史密斯夫妇的AU,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基本只借了互相隐瞒身份的设定(还有闪婚) 表面开事务所侦探实际大盗楚x表面经营诊所医生实际特工李 我真的不会写打斗场面(。半夜打字神志不清,全员ooc预订

  “所以,”姬冰雁克制着让自己不要真的把白眼翻出去,“你是想告诉我们,在你跟你对象三次见面后迅速闪婚,结婚三年之后,才终于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是鬼迷了心窍才踏入婚姻的坟墓?”
  楚留香平静地纠正了他:“我只是说觉得我们俩中间存在一些问题。”
  胡铁花挠头:“我觉得上次见面的时候你们俩挺好的啊。”
  “就是太好了。”楚留香皱眉,顺手接过苏蓉蓉递过来的茶杯。旁边李红袖忍不住跟着他皱眉:“那还有什么问题?”
  楚留香抿了口茶,沉默了一会才道:“没什么。”
  苏蓉蓉和李红袖对视一眼,没有说话。姬冰雁回到电脑前开始工作,胡铁花替他翻了个白眼:“我看你们就是闲的。”
  “这次任务后有个假期,”姬冰雁敲了两下键盘,“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是不是快到了?”
  
  叶开走下楼梯,同孙小红和阿飞打了声招呼,拉开李寻欢身边的椅子坐下。
  “师父。”
  “来了。”李寻欢从面前的资料中抬头,冲他笑笑,“来看看这个。”
  叶开从桌子上拿起资料扫了一眼:“这次任务师父你也参与?”
  “毕竟对方可是那个‘盗帅’。”孙小红从电脑屏幕后探出脑袋,“不请到李大哥出手,雇主怎么能放心。”
  “难道飞师叔也没把握?”叶开抬起头,李寻欢能从他眼里读出名为兴奋的神色。
  阿飞沉默地擦着枪,李寻欢微微一笑,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:“对方只要东西,并不曾伤人。”
  “何况他拿的那些东西,原本也都称得上不义之财。”
  “那师父,”叶开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“师公那边,还是老样子?”
  “是。”提到这个,李寻欢也忍不住叹气,“就跟他说我要去国外参加研讨会。”
  “至少在去国外开会这件事可不假。”孙小红把键盘敲得噼啪作响,“‘盗帅’这些年的足迹可是遍布全球,想找他的绝不止我们上头。”
  “搞定了。”她甩甩辫子,“你回家就能接到邀请你去‘开会’的邮件了。”
  “多谢你,小红。”李寻欢看了眼表,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,从中取出戒指戴回手上,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  阿飞出乎意料地跟了上来:“我送你。”
  叶开下意识地看了眼孙小红,她像是也很惊奇。李寻欢显然有些讶异,但还是笑着点点头道:“好。”
  两人一路沉默走到车边,阿飞才忽然开口:“你应该告诉他。”
  李寻欢一愣,没料到他说的竟是这个,半晌,方叹了口气:“我当初既然不曾告诉他,现在自然也不能。”
  “可你后悔了。”阿飞指出,“现在这样,你并不开心。”
  他们沉默了一会,汽车的发动机还在嗡鸣。
  “我总是在后悔。”李寻欢轻声说,“也许我只是害怕了,所以宁可当个懦夫。”
  他启动了汽车。
  
  “阿飞送你回来的?”楚留香坐在沙发上,他回来有一会了,“怎么不请他进来坐坐?”
  李寻欢没料到他在家:“今天事务所没有委托?”
  他刚刚险些把拖鞋扔出去,这时候也就掩饰性地伸手按下了墙上的开关:“在家怎么不开灯?”
  “被红袖赶回来了,”楚留香走过来搂上他的腰,把头埋进他的颈侧,“马上有个委托要出差,她让我回来养精蓄锐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刚刚在想事情,就没开灯。”
  李寻欢对他这种举动有些讶异,但只是同样将手臂环上了对方的腰,柔声道:“想什么这么入迷?”
  “想你。”
  闷闷的声音自颈侧传来,李寻欢的嘴角尚未扬起,就因为下一句话僵住。
  “你若是有很重要的事瞒着我,我会怎么办?”
  李寻欢不由庆幸,这个角度对方绝对看不见他绷紧的嘴角。然而楚留香似乎也没打算让他回答:“我若是有很重要的事瞒着你,你又会怎么样?”
  李寻欢垂下眼帘,微微启唇,又被对方的声音打断:“可你不会骗我。”
  “…是。”最后他说。
  楚留香也沉默了,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在玄关站了好一会,灯光似乎都凝固起来。
  然后楚留香抬起头,大大叹了口气:“我想你想得太入迷,竟连饭也忘记做,只好委屈你吃些外卖垫垫肚子。”
  “吃外卖倒不委屈,”李寻欢笑起来:“不过这也是我的错了?”
  楚留香举起手:“是我的错。少爷,您想吃些什么?”
  李寻欢挑挑眉,拉住他的领带:“这倒不急,我还以为你想先试点别的…”
  于是尾音模糊在唇齿间。
  
  一场情事完毕,两人都躺在床上不大想动弹。楚留香把玩着李寻欢的手,慢悠悠地说:“完成这个委托之后,应该能休息一阵子。”
  李寻欢懒懒地应了一声。
  “马上就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了,”楚留香将他的手凑近唇边轻咬了一口,“你能空出来时间吗?”
  李寻欢睁开眼,将被咬过的手指在对方脸上蹭蹭:“你想去哪玩?”
  楚留香拉过他的手,笑眯眯地在腕间又咬了一口:“拉斯维加斯怎么样?”
  李寻欢轻笑,试着把手抽回来:“我以为你再也不想去那里了?”
  “怎么可能,”楚留香借着力道转过身子,重又覆在他身上,“那里可是我们的定情之地。”
  
  “对方既然敢来,想必做好了准备。”李寻欢敲着桌面,沉吟道。
  “他只有一个人,”雇主的儿子傲慢道,“难道你们这么多人还拦不住他?还是说道上备受推崇的‘小李飞刀’也不过如此?”
  “我倒更倾向于这是一个团体。”李寻欢轻笑着,拦下了叶开,“至于我是否担得起这虚名…阁下倒不如问问令尊,却不知他的手臂如今可好了些?”
  等雇主的儿子摔门而去,李寻欢才微笑着回过头来同叶开还有其他人继续讨论今晚的计划。
  
  聪明的计划,楚留香在心底赞叹,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,这激起了他久违的胜负欲。
  他干脆停了下来,等着那人追上自己。
  “盗帅倒是磊落…”对方的赞扬在对上他的苦笑后戛然而止。
  后面跟着的阿飞顿了一下,转身就走。
  从另一边赶过来的叶开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果断选择了闭嘴。
  先出手的是李寻欢,手术刀的刀尖在月光下闪着锋锐的光:“委托?”
  楚留香脚步一错,向后退去:“开会?”
  他与墙壁的距离本就没有多少距离,一退之下竟已靠上了墙壁,李寻欢却视若无睹,刀势不曾变过:“侦探?”
  楚留香微微一笑,身子向右一转,手也往对方臂上切去:“医生?”
  李寻欢的手臂顺着力道划向他的腹部:“有事瞒我?”
  楚留香顺势扣住他的手腕:“不曾骗人?”
  二人目光相对。
  叶开觉得这架打得真跟跳舞似的。他在心底轻声叹气,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思念那个戴着铃铛,走起路来叮当作响的女孩子。然后他转过脸,正对上处理完其他人回来的阿飞,对方了然地点点头,两个人便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。
  
  “所以,”李寻欢挑眉,余光里注意到另外两个人的离开,“拉斯维加斯?”
  楚留香笑起来,俯身去亲他的耳垂:“拉斯维加斯。”

-

10土味情话
         ·现代AU,全员ooc预订,叶丁提及

  傅红雪正坐在场边翻看手机——这是叶开硬塞给他的,说是方便联系。平时他也不怎么用,但如果正巧碰上王怜花在骂人的情况,这也是就个消磨时间的好东西。
  然后助理就看到他在屏幕上划动的手一顿,还没来得及拦,傅红雪已经朝着王怜花的方向去了。
  可怜的小助理急得都快哭了,傅红雪人虽然冷了点木了点,平时却还算好伺候。但王怜花是谁啊!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大魔王,除了沈影帝和李导谁敢去招惹他啊!
  他手指哆嗦着按上联系人里叶开的号码,却发现那边气头上的王怜花看了傅红雪举过去的屏幕后,脸色倒是直接阴转晴,连被骂哭的那个小模特都不管了,挥挥手直接让他走人。
  乖乖,难道是又有狗仔编沈影帝的料了?
 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,被议论的那位倒是一点自觉也没,兴致勃勃地摆弄着手机。屏幕上赫然是一个名为“江湖救急”的群聊界面,原本空荡荡的界面里此刻正飘着两句话。
  楚留香:你知道夜色为什么这么黑吗?@李寻欢
  楚留香:因为星星都藏进了你的眼睛。
  
  这一切的开始要追溯到几分钟之前。
  KTV包厢。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臭虫你也有今天!说,真心话还是大冒险?”
  胡铁花一脸兴奋地拍着楚留香的肩膀,另一只手还得空往兜里摸着手机。
  楚留香身体一侧躲过他的魔掌,随即抬头往四周扫了一圈。对面无花神态无辜,左边李红袖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,打定主意不和他对上视线,再往后看,苏蓉蓉回了他一个温和的微笑,而宋甜儿似乎忽然对姬冰雁随身携带的骰子产生了莫大的兴趣。
  他叹了口气,晓得今天这遭必然是躲不过了。
  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  
  让我们回到现在。
  显然,群聊因为这句话已经炸锅了。
  来来我是一片叶子:?
  来来我是一颗铃铛:哇楚影帝当众表白?小叶!!!!
  沈浪:被盗号了?
  熊猫儿:+1
  王怜花:我怎么记得“他的眼睛就像是海上的星光”*是你的官设来着?
  阿飞:什么官设?
  王怜花:楼上几个老年人能不能跟进潮流了解一下土味情话
  沈浪:来自官方设定集里对我们的形容@阿飞
  来来我是一片叶子:…
  来来我是一颗铃铛:小叶我老了吗QAQ
  来来我是一颗花生:别瞎说你还小
  阿飞:谢谢@沈浪
  来来我是一颗铃铛:最喜欢哥哥了mua
  来来我是一片叶子:人群中我仿佛是绿色的.jpg
  孙小红:说到这个我知道,李大哥的官设是“奇异的眼睛,竟仿佛是碧绿色的,仿佛春风吹动的柳枝,温柔而灵活,又仿佛夏日阳光下的海水,充满了令人愉快的活力。”*
  来来我是一颗铃铛:但是我还是最爱小叶!
  沈浪:…不用客气
  来来我是一片叶子:含羞草害羞.gif
  熊猫儿:那不都是海水?
  王怜花:笨猫阅读能力零分,明明一个是星空一个是海水。
  来来我是一颗花生:叶开你要点脸
  李寻欢:那是因为我眼里只有你。
  孙小红:等等,那李大哥和楚影帝要是eyes fucking…不就是海水倒映着星空?还“海上的星光”…官设这么不要脸的吗?!
  熊猫儿:…这里有未成年你们收敛一点
  来来我是一颗铃铛:…仰望楼上大佬
  来来我是一颗花生:…仰望楼上大佬
  来来我是一片叶子:…仰望楼上…师父????
  朱七七:小红我们私聊!
  那边群聊里闹得欢腾,这边楚留香倒是收到了李寻欢的一条私聊。
  寻欢:你大冒险输了?
  楚留香摸摸鼻子。
  “就没有别的可能?”
  寻欢:有
  寻欢:小胡给你灌了假酒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*出自《血海飘香》第三回:楚留香眨着眼睛,他的眼睛就像是海上的星光。
         *出自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第一回:这是双奇异的眼睛,竟仿佛是碧绿色的,仿佛春风吹动的柳枝,温柔而灵活,又仿佛夏日阳光下的海水,充满了令人愉快的活力。
       
-

23这杯敬你
        ·主要人物死亡预警

  夏季的夜里,海上总是比内陆暖的。
  故而楚留香只是看了一眼搭在椅背上的衣袍,就拎着酒壶和两个酒杯走了出去。
  他轻车熟路地找到李寻欢惯常喜欢呆的位置,将手脚摊开,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,然后他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  “我现在总算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讨厌麻烦了。这事当真奇怪,我以前若是碰到别人不让我管的秘密,定然会激动得睡不着,现在我岂非又根本不想管了?”
  没有人回话,只有海浪自四周轻柔地翻涌而来,楚留香抿了一口酒。
  “我知道我昨天答应了你,却失了约。所以我带了上好的花雕来与你赔罪。”
  他柔声说。
  依旧没人搭腔。
  只余海浪轻声拍打着船舷。
  “听说上了年纪的人就容易唠叨,我只希望自己不要患上这么个毛病。”
  他又叹了一口气。
  李寻欢不肯接话,于是他只好又给自己添了一杯。
  “红袖前几日来过,正赶上好时候,江南的鱼儿如今该长好了,张三上次还说这回必要多留条给你。”
  说到这,楚留香微微笑起来。
  “那几个丫头,明明担心还要强撑着,只是有什么好担忧的,我们总归是在一处。”
  他自椅子上站起身来,看向海中。
  “小叶也来过,还带了那个姓丁的小姑娘,这小子可比你有福的多。”
  他笑着摇摇头,许是酒饮得多了,渺渺茫茫,竟有些分不清天与水。
  “阿飞和小红寄了信来,小红怀孕了,他们竟想让孩子姓李。”
  他看起来有点哭笑不得。
  “沈前辈倒没什么意见,王前辈怕是要闹一闹的,不过我还是替你回信推辞了。”
  他的手指摩挲着酒杯边缘,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事。
  海浪不曾停过。
  最后他只是在那吹了一会风,然后小心的把手放进了水里。
  “我很想你。”
  他这样说,海浪轻轻地划过他指缝的肌肤,似情人温柔的抚摸。
  楚留香站起身来,终于将另一个杯子里始终不曾有人动过的酒水一滴不剩地倒入海中。
  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 ·最后这篇的行文其实有模仿《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》,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看。以及,愿意勾搭互相产粮的小伙伴们请举起你们的双手好吗!

-

评论(8)

热度(20)